新聞回放:5月27日,長春市二道區新智特殊兒童訓練學校(以下簡稱“新智”)的孩子們,在電影院里上了一堂特殊的課程。因為教室租賃合同即將解除,這40多個自閉症孩子面臨失學。校長王義娜四處找房,可高房租讓這所學校難以承受。
    本報訊(記者 畢繼紅)“我們昨天走了兩家,實在是太感謝大伙了。”王義娜說,她要去廣州參加一個自閉症家長的心理干預活動,一兩天就回來,接下來她還會挨家去看房源。
    28日的熱線反饋中,愛心讀者提供了十幾處可以出租的房子,其中有一個在綠園區的青年路附近,“條件挺好,而且他們特別熱心。”王義娜說,只是有兩個小問題,一是距離二道區太遠,幾乎所有的家長都要放棄現在的房子,重新租房;二是綠園區有一家同類的特殊兒童訓練學校,她擔心會影響人家的生源。有個老人在二道區英俊鎮有一個廠房可以提供,不過廠房比較粗糙,如果要改造的話,先期裝修投入會很大。
    “我不光得考慮我自己要投入多少錢,還要考慮家長們來往是否方便,他們跟著我已經搬了幾次家了。”王義娜說。
    “新智”目前還沒有選定合適的校址,如果您有400~600平方米的房屋,費用不太高,交通便利,可以租給這些“星星的孩子”,請繼續向我們推薦,電話:0431-96618。
  同類學校也曾面對同樣的問題
    “我特別希望全社會都能關註我們這類學校,關註自閉症孩子。”王義娜說,當年長春乃至吉林省第一家專門收自閉症孩子的長春星光特殊兒童訓練學校(以下簡稱“星光”),也面臨過更換校址的難題。
    星光的校長王淑娟也是一位自閉症患兒的媽媽。“我兒子是1999年出生,兩歲時就被診斷患了自閉症。”王淑娟說,她帶著孩子在北京求醫,北京的特殊兒童康復機構也很少,醫生說如果排號入院要等5年。
    “5年?我一天都等不了。”當時吉林省內沒有自閉症兒童的康復機構,她帶著兒子去了沈陽的一家學校,經過專業的康復訓練,很快看到了效果。
    2003年“非典”期間,她作為醫生回長待命,孩子也只能跟她回到長春。非典結束後,王淑娟乾脆自己在長春開了個自閉症患兒的康復學校,雖然很難,好在當時殘聯幫了她不少忙。
    王淑娟說,學校也曾面臨換校址的問題。2004年,她東拼西湊花了50萬元在皓月廣場附近買了一幢二層小樓,但還是不夠用。鄰居看她開的是自閉症患兒訓練學校,以極低的價格將房子租給了她。後來,有個場所曾經要無償提供給她使用,她趕緊去裝修,有的家長也在那附近租了房子,結果後來卻遲遲沒能用上,裝修費和家長們的房費都打了水漂。
    “我現在算是有個場地,不像新智還在四處找房子。”王淑娟說,特殊兒童訓練學校都是民辦的,這樣的孩子就算好了,很多正規學校也拒收。十多年來,星光一共培訓患兒1600餘人次,有23名兒童正常入學,還有108名孩子進入幼兒園。“或許將來教育部門能將學校公辦,對孩子會更好。”王淑娟說。
    現在,王淑娟的孩子看上去和普通孩子沒有區別,而且在一所正規學校讀書,學習成績好,鋼琴還過了七級,已經成了星光的標桿。
  “沒有教室他們可能要失學”續  (原標題:“新智”尚無新址 仍需大家幫忙)
創作者介紹

戲王之王

aaaqlx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